图片 5

说杨莽做着一份远离诗歌的体力活,愿尘世中的人们在遇到那支敏感灵秀的笔时不要轻慢

那一颗诗心落满尘埃

我教过一个锦心绣口的学生,名叫杨莽,他特别善于驾驭汉语言文字。判他的作文时,我总声称自己“不舍卒读”——舍不得一口气读完,就像吃最可口的东西,忍不住要省着吃,细细品味并努力延长那美妙无比的滋味。
杨莽是这样描摹春天的:“春天,点亮了花朵,唤醒了蜂蝶,打痛了百灵。”
杨莽是这样描写水滴的:“一滴水,落在平静的湖面。湖水说:痒——”
噢,原来,“痛”和“痒”还可以这样用,我好崇拜我卓异不凡的弟子!
类似这样的句子,杨莽几乎是可以批量生产的。而身为语文教师的我,就在这样的句子面前幸福地沉迷。我痴痴地想,那被杨莽捏在手里的,该是怎样一支灵秀的笔呀!它把百灵的鸣啭说成是因遭到春光的猛然击打而发出的娇啼;它从一滴水碰触到镜面般的湖水的一刹那感到了一阵阵痒意。我喜欢看杨莽像水滴释放涟漪一样从容释放他的诗心,我喜欢听杨莽像百灵说解春天一样娓娓说解他的情怀!
我把杨莽的诗拿给自己写诗的丈夫看。他看后神色黯然,幽幽地说:“你必须承认这世界上有天才。”他留下了杨莽的几首诗,说是要帮忙寄给全国顶级的诗歌刊物《诗刊》。没想到,《诗刊》竟很快就刊发了杨莽的几首玲珑小诗。于是,我和几个像我一样热爱着汉语言文字的语文老师越发坚定不移地充当起了杨莽的铁杆“粉丝”。
杨莽要高考了。我破天荒地鼓励他用诗歌写作文。
他写了,并且获得了骄人的高分。但是,因只有语文单科成绩突出而其余四科成绩平平,他落榜了……
多少年过去了,我一直不能忘怀杨莽和杨莽笔下的文字。我在课堂上拿出他的诗做范例,直听得他的学弟学妹们惊叹不已。但后来,我得到了一个确切的消息,说杨莽做着一份远离诗歌的体力活,薪水少得可怜。
我好心疼那颗诗心,好担忧粗糙的日子会磨损了那美丽的情怀,好害怕那支被缪斯深情亲吻过的笔会落满尘埃。我有一个痴望,愿尘世中的人们在遇到那支敏感灵秀的笔时不要轻慢,不要忽略,要认出它,珍惜它,让它依然保有用精美别致的语言说出自己内心痛痒的兴致,让它爱着,兴奋着,开出属于自己也属于世界的无可替代的花。

一颗心,路过一张纸
我教过一个锦心绣口的学生,名叫杨莽,他特别善于驾驭汉语言文字。判他的作文时,我总声称自己“不舍卒读”——舍不得一口气读完,就像吃最可口的东西,忍不住要省着吃,细细品味并努力延长那美妙无比的滋味。
杨莽是这样描摹春天的:“春天,点亮了花朵,唤醒了蜂蝶,打痛了百灵。”
杨莽是这样描写水滴的:“一滴水,落在平静的湖面。湖水说:痒——”
噢,原来,“痛”和“痒”还可以这样用,我好崇拜我卓异不凡的弟子!
类似这样的句子,杨莽几乎是可以批量生产的。而身为语文教师的我,就在这样的句子面前幸福地沉迷。我痴痴地想,那被杨莽捏在手里的,该是怎样一支灵秀的笔呀!它把百灵的鸣啭说成是因遭到春光的猛然击打而发出的娇啼;它从一滴水碰触到镜面般的湖水的一刹那感到了一阵阵痒意。我喜欢看杨莽像水滴释放涟漪一样从容释放他的诗心,我喜欢听杨莽像百灵说解春天一样娓娓说解他的情怀!
我把杨莽的诗拿给自己写诗的丈夫看。他看后神色黯然,幽幽地说:“你必须承认这世界上有天才。”他留下了杨莽的几首诗,说是要帮忙寄给全国顶级的诗歌刊物《诗刊》。没想到,《诗刊》竟很快就刊发了杨莽的几首玲珑小诗。于是,我和几个像我一样热爱着汉语言文字的语文老师越发坚定不移地充当起了杨莽的铁杆“粉丝”。
杨莽要高考了。我破天荒地鼓励他用诗歌写作文。
他写了,并且获得了骄人的高分。但是,因只有语文单科成绩突出而其余四科成绩平平,他落榜了……
多少年过去了,我一直不能忘怀杨莽和杨莽笔下的文字。我在课堂上拿出他的诗做范例,直听得他的学弟学妹们惊叹不已。但后来,我得到了一个确切的消息,说杨莽做着一份远离诗歌的体力活,薪水少得可怜。
我好心疼那颗诗心,好担忧粗糙的日子会磨损了那美丽的情怀,好害怕那支被缪斯深情亲吻过的笔会落满尘埃。我有一个痴望,愿尘世中的人们在遇到那支敏感灵秀的笔时不要轻慢,不要忽略,要认出它,珍惜它,让它依然保有用精美别致的语言说出自己内心痛痒的兴致,让它爱着,兴奋着,开出属于自己也属于世界的无可替代的花。

原标题:《中国爱情诗刊》【黑龙江组稿工作站】(第4期)

曾有人在知乎上提问,读书的终极意义是什么?

那一颗诗心落满尘埃

图片 1

其中一个高分回答是,当有一天你看到眼前美不胜收的景色时,不是只会说“我靠,太TM美了”,而是会说“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我教过一个锦心绣口的学生,名叫杨莽,他非凡善于驾驭汉语言文字。判他的作文时,我总声称自己“不舍卒读”——舍不得一口气读完,就像吃最可口的东西,忍不住要省着吃,细细品味并努力延长那美妙无比的滋味。
杨莽是这样描摹春天的:“春天,点亮了花朵,唤醒了蜂蝶,打痛了百灵。”
杨莽是这样描写水滴的:“一滴水,落在平静的湖面。湖水说:痒——”
噢,原来,“痛”和“痒”还可以这样用,我好崇拜我卓异不凡的弟子!
类似这样的句子,杨莽几乎是可以批量生产的。而身为语文教师的我,就在这样的句子面前幸福地沉迷。我痴痴地想,那被杨莽捏在手里的,该是怎样一支灵秀的笔呀!
它把百灵的鸣啭说成是因遭到春光的猛然击打而发出的娇啼;它从一滴水碰触到镜面般的湖水的一刹那感到了一阵阵痒意。我喜欢看杨莽像水滴释放涟漪一样从容释放他的诗心,我喜欢听杨莽像百灵说解春天一样娓娓说解他的情怀!
我把杨莽的诗拿给自己写诗的丈夫看。他看后神色黯然,幽幽地说:“你必须承认这世界上有天才。”他留下了杨莽的几首诗,说是要帮忙寄给全国顶级的诗歌刊物《诗刊》。
没想到,《诗刊》竟很快就刊发了杨莽的几首玲珑小诗。于是,我和几个像我一样热爱着汉语言文字的语文老师越发坚定不移地充当起了杨莽的铁杆“粉丝”。
杨莽要高考了。我破天荒地鼓励他用诗歌写作文。
他写了,并且获得了骄人的高分。但是,因只有语文单科成绩突出而其余四科成绩平平,他落榜了……
多少年过去了,我一直不能忘怀杨莽和杨莽笔下的文字。我在课堂上拿出他的诗做范例,直听得他的学弟学妹们赞叹不已。但后来,我得到了一个确切的消息,说杨莽做着一份远离诗歌的体力活,薪水少得可怜。
我好心疼那颗诗心,好担忧粗糙的日子会磨损了那漂亮的情怀,好害怕那支被缪斯深情亲吻过的笔会落满尘埃。我有一个痴望,愿尘世中的人们在碰到那支敏感灵秀的笔时不要轻慢,不要忽略,要认出它,珍惜它,让它依然保有用精美别致的语言说出自己内心痛痒的兴致,让它爱着,兴奋着,开出属于自己也属于世界的无可替代的花。

今年春节期间,让我最为印象深刻的电视栏目,不是央视春晚,不是各大卫视的贺岁专题,也不是各路真人秀脱口秀大咖秀,而是央视一档诚意满满的的良心制作——《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

➭【本期中爱诗人】戴永成(黑龙江) 赵守亚(黑龙江) 磐石(黑龙江)
蓝天行云(黑龙江) 一江水(黑龙江) 任艳琴(黑龙江) 天风(黑龙江)
左晓波(黑龙江)【组稿:左晓波;配图:逍遥;审核:江飞;黑龙江诗人入群微信:za416115】

图片 2

图片 3

作为电视界的一股清流,《中国诗词大会》以“不喧哗、自有声”的有持从容,冲破各路莺歌燕舞、贺岁票房,似一股来自早春的风,轻轻唤醒了无数国人的诗心;如一场初春的细雨,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让无尽诗意在庸常的生活里萌芽。

一档好的电视栏目,需要有一个好创意,一个好主持,几个好嘉宾,若干个好选手。这些,在中国诗词大会中都具备了。但具备这些并不见得就能被称之为一档好栏目。

大爱天下,诗香中国

为什么现在大家都抱怨,打开电视频道虽多但能看的节目却越来越少?

——献给《中国爱情诗刊》创刊四周年

那些让我们捧腹一乐的娱乐节目、让我们眼眶湿润的青春影片、以及漏洞百出的抗日神剧,除了在某个瞬间让我们开怀、泪流或吐槽外,还能留下些什么?

戴永成(黑龙江)

这一哭一笑一叹后,不过是荒废了时间、贡献了收视率。

有一种大美,叫《中爱》。

但《中国诗词大会》却像一部唯美的穿越。3600平米演播室搭建绚丽水舞台,多种超炫大屏幕、沙画创作,意境与诗词完美融合,视觉上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让选手们在波光粼粼、古乐声声中倾听诗意人生;让活在当今的我们,沉浸在诗词的天地中,行走在古人的时光里,同吟一首诗,天涯若比邻。

有一种大善,叫《中爱》。

栏目嘉宾北师大教授蒙曼老师说的好,“节目之所以能引起共鸣,是因为中国人的诗心一直都在,就好像种子本来就存在,只要一滴水、一缕风,它就能发芽”。

有一种大真,叫《中爱》。

这是这一滴水、一缕风,激活了蕴藏在万千国人心中不变的诗心诗情和诗意。

有一种大爱,叫《中爱》。

诗词最大的魅力,是可以创越时空的界限,给后人以无尽的慰藉和无限的遐想。

《中爱》,一个诗香中国的家园。

儿时学的第一首诗便是《静夜思》,长大后在外漂泊多年,看过很多地方的山,行过许多地方的水,读过许多地方的书,见过许多地方的人,然而再多壮美的山水和娟秀的文字,都不及“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在我心底漾起的第一缕乡愁。

《中爱》,一片震颤世界的净土。

上学时对很多诗词的内容总是不甚了了,为了应付考试只能机械的背过,心中却甚是疑虑这死记硬背的意义。语文老师总是苦口婆心的告诉我们,记住这些诗词,将来总有一天、某个情境、某个瞬间,你会彻悟这些诗词里的意境和道理。

这是一个名字叫江飞的诗人

于是在长大后的那些时光里,当我有幸站在远航的巨轮上看日升日落,才明白“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是怎样的浩荡壮阔;当我经历生活的阴暗低谷、人世的冷暖炎凉,才懂得“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是如何的无奈悲凉;当我从不谙世事的孩童一步步磨掉棱角走向人生的成熟圆融,才彻悟“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是何等的清风傲骨。

开垦的人类精神乐园。

诗词最让人动容的,是它不分年龄阶层等级,任何人都平等的享有创作它、感受它、拥抱它的权力。

这是一粒绿色人文的种子,

无论是学富五车的《诗刊》编辑,还是复旦附中的天才少女,亦或是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在诗词的世界里,没有年龄大小、不分阶层职业,只有一颗诗心、一片赤诚。

播于诗意栖居的大地。

就像百人团中爱作打油诗的北师大快递师傅,他创作的在别人看来蹩脚的打油诗,却是他平凡生活的不凡注脚,如董卿说的那样,“他创作的不是诗,是情怀。”

一个诗人,

当年白居易写下《琵琶行》,一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将古代最被人轻贱的歌妓与自身相比,又是何等的心胸与气度?

引领着千千万万诗人的灵魂。

言为心声,诗为心声。在诗词的世界里,众生皆平等,每一个生命都值得被敬畏和尊重。

一片净土,

图片 4

筑造出百花齐放的诗歌殿堂。

海德格尔曾说过:人,诗意地栖居。

一种文化理念:

诗词的世界,就像是人类的后花园。

纯净、唯美、古典与国风。

我们在此栖居、在此蓄能,放松灵魂,也放飞梦想;

一种文化品牌:

我们在此迸发、在此启程,歇一歇疲乏的灵魂后,再度起飞,去向天空更蓝处寻觅属于自己的一方蔚蓝。

倾力打造世界华语爱情诗歌。

曾有人问哲人,为什么现代人还需要一二百年以前的音乐和文字来抚慰?

诗歌,是一种信仰。

哲人缓缓答到:因为人性进化的很慢很慢。

大爱,是一种人性。


天下诗人,

木心先生在《从前慢》 里写到:

只信仰诗歌与大爱。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美国华文诗人非马说“诗歌,是一生的事业!”

车,马,邮件都慢

《中爱》总编江飞说: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爱情,是一个永恒的主题,

从前的锁也好看

是一朵永不凋零的灵魂之花”。

钥匙精美有样子

一切——为了诗歌。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

一种宗旨:植根民间,

行走在诗词的天地里,忽有“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之感。

服务大众;立足中国,传播世界。

如可以,我愿长醉在诗词的春天里。

以心为根,以爱为本,以诗为魂。

也愿远方眉头紧促或身边行色匆匆的你,重新捧腹起诗书,舒展眉宇、放慢脚步,一起静候春天的福音。

一种品格:传播真、善、美,讴歌正能量。

图片 5

《中爱》是一棵诗歌树。

天是树的头,地是树的脚。

天地之间,行走的是大爱。

拒绝浮躁,拒绝江湖,拒绝流派,

只有大爱是中华民族的正统。

《中爱》是一条诗歌河。

河的长度:是长江与黄河,

加上五千年悠悠岁月。

母性的水,穿过《诗经》、楚辞、唐诗与宋词,

一直抵达《中爱》的血脉细胞。

古典的光芒,便是《中爱》

诗歌的光芒;国风的风骨,

便是《中爱》诗人的风骨。

《中爱》是一枚诗歌月。

以大地为琴弦,弹拨半坡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